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正文
二选一再现江湖,名创优品或迎来经营性拐点?
来源:未知作者:Huan2019-04-23 16:50:05

  摘要

  天猫淘宝要求品牌商“二选一”,鏖战竞争对手京东商城的事,再度在名创优品与NǑME诺米家居之间惊悚上演。

作者:曾高飞锐思想

  作者:曾高飞锐思想

  天猫淘宝要求品牌商“二选一”,鏖战竞争对手京东商城的事,再度在名创优品与NǑME诺米家居之间惊悚上演。

  近日,名创优品向加盟商下发威严 “告知函”,称加盟商如果同时经营名创优品和NǑME(由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运营)两个品牌的门店,将要求其在限定期限内停止违约,否则将以停止分红、民事诉讼的方式进行惩处,在与名创优品“合作期间及合作后的2年内,不直接或间接地以任何形式开设NǑME门店”。

  除了逼迫加盟商签署“告知函”和“承诺函”,名创优品近日甚至对加盟商逐一约谈、逐一排查、逐一行动。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些曾经为名创优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加盟商,却要遭遇如临大敌的聆讯和惩戒。迹象表明,创始人已经对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和品牌产生了深刻的忧虑和不信任感——一个长期高速开店的名创优品,在遭遇一个零售新物种NǑME所带来的全新的生态之后,或将迎来其经营性的拐点。

  2018全年,名创优品业绩大幅下滑12%?

  一位受困于“告知函”的陈姓加盟商表示,他同时经营着名创优品和NǑME的店铺,他笃信投资第一天条,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他总结了这对生死冤家的异同优劣:

  从经营数据看,NǑME利润略高;

  N Ǒ ME员工工资高,人工成本略高;

  名创优品店布的较密,面积小;

  NǑME对选址要求高,店铺面积要大。

  “人有新陈代谢,企业有兴衰更替。我投资做生意,一向注重分散风险,跟紧时代和行业发展步伐。告知函作法,让人感觉名创优品得病了,却让加盟商吃药。是放弃,还是坚持,加盟商都是利益受损方。或许,是到了痛定思痛的时候了。”

  如果不是“告知函”引发加盟商强烈不满,向媒体投诉曝光,笔者还不知道,表面风光,自称在全球拥有三千多家门店的名创优品,日子并不好过,业绩乏善可陈。据相关渠道提供的数据,2018年名创优品业绩下滑了12% 。

  陈姓加盟商还透露,之前叶国富为了阻击陈浩NǑME拷贝出来的山寨版nome,正每况愈下,难以为继。去年下半年,由于店里货品基本上是名创自己的产品换个标签,导致与名创优品原有店铺产生严重的冲突和内耗,致使这一批加盟商亏损严重,由于叶国富私下承诺的收益保底没有兑现,部分加盟商聚齐总部和业大厦,要求叶国富给一个说法。

  “现在叶国富对山寨nome已经意兴阑珊了,打算撤了,他知道没有未来。因为叶国富的nome和名创货品模式一样,定价一样,选址一样,左手打右手,自己人打自己人。陈浩的诺米出来以后,名创的加盟商本来压力就很大,他还弄出一个山寨的nome,导致我们名创的店两面受压,本来经营就在下滑,他还要让我们腹背都受敌。他是赚了更多的钱,收到了更多的保证金,可苦了我们。他应该把心思花在提高单店产出上。”陈姓加盟商对自己的名创优品店也充满了忧虑。

  2015-2016关店潮,名创优品商业模式隐忧初现?

  受日本著名十元店品牌“大创生活馆”经营模式启发,从2013年11月在广州花都建设路开出第一家名创优品店,2014年叶国富初试牛刀,开始后向全国推广这种模式。2015年,名创优品全国开店总数量达到五百多家,但以街边店和袖珍店为主,平均面积大约数十平米,哎呀呀时代的货品被整饬一新,齐整地码放在店里,类似于一个个MINI版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由于品种多,价格便宜,倒也吸引了不少顾客驻足。由于价格便宜,品质和服务就难有保证,屡被消费者投诉,网友吐糟。开店之初,吸引力巨大,有40%的店铺,营业额最高的月份,是在开业的第一个月,一般此后逐月下滑,到了2016年,2015年开的店被迫关闭的达到186家。

  其实,名创优品一边在规模开店,一边在规模关店。即使是在大张旗鼓扩张的2015年,都有70多家在2014年开设的店铺被迫黯然关闭。就在2015-2016年之间,名创优品关店数量就高达264家,让加盟商深受创伤。

  外表光鲜,高速增长的名创优品背后,是一片狼藉。为助长加盟模式野蛮生长,2015年专门为名创优品加盟商提供融资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分利宝”在广州注册成立,成为名创优口加盟商的配套金融支持工程,将名创优品带上了高歌猛进的快车道。一边收取高额保证金,一边给钱不够的小加盟商借钱开店,再从开店保证金中回笼资金。

  在官网上,名创优品称要在2020年实现“百国千亿万店”。这意味着,名创优品的店铺数量要在现在基础上乘三,营业额乘六。与之对应,店铺单产必须要乘以二。一年时间,同时满足这三个指标,可能性比较渺茫。

  2018年同样的迅猛开店,但业绩仍然下滑12%,但这并没有让叶国富意识到改善经营质量,却仍然执迷于继续大肆开店扩张,向外界传递出一个清晰信号:名创优品希望通过开更多店改善业绩;如果还是不能改善,就借钱给加盟商,开更多店,收更多保证金。

  “叶国富需要保证金似的忠诚”

  这些年,叶国富投资了多个项目,从JU内衣到炸鸡,再到199全球购等,但多以亏损收场。据说,前期名创优品全球快速开店,收取加盟商保证金模高达25亿之巨。这笔钱如高悬在名创优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其多年高速开店累积埋下的潘多拉魔盒。

  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的中小投资人,很多具有较强的企业经营、金融等专业背景,对风险的识别和判断有较高水准,可由于信息不对称,难免踩雷掉坑。“告知函”和约谈事件,在名创优品的部分加盟商心里留下大面积阴影。

  一位梁姓加盟商称:“我投资名创店铺多年,去年12月,名创投资部的人找我,说要重新签订经营合同,版本一样,我没仔细看,就签订了;到今年4月,名创突然发来‘告知函’,说我有违协议条款,让我做‘二选一’的选择,这时候我才发现名创重新签订协议的,是早有预谋。”


  “我们每位加盟商每店要押在名创优品账号上的保证金为50-70万!保证金在,忠诚就在。一个行业,很难只有一家企业,讲究的是共生共荣。没有诺米的陈浩,可能会有李浩、张浩、王浩,不能谁干得好就要灭掉谁。万一哪天名创优品不行了,我们得有一条退路。把我们的钱锁定在这,他的营业面和保证金盘面没有受损,但是我们的风险越来越大。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下发几个什么新的告知函?”

  当然,有人反抗,也有人屈服,毕竟这年代挣钱不易,还有数十万保证金押在名创优品那儿。只有在保证金问题上,大家才有一点“同频不共振”的点,那就是,加盟商和叶国富都很惦记它。


[责任编辑:Huan]